离家20年流浪街头通过快手寻亲全家终得团聚

12月18日,快手账号“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志愿者队”(快手ID:429281704)做了一场持续8个多小时的认亲现场直播,数万快手老铁在直播间含泪见证了离家20年的杨大姐和家人之间拉锯、揪心而又动人的团聚过程,也看到寻亲志愿者们不为人知甚至不为人理解的更多工作细节与技巧。

一场拉锯又揪心的认亲直播

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在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的战略引领下,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阔步迈入新时代,不仅在双边层面收获丰硕成果,更为维护世界和平安全发挥着中流砥柱作用。正如普京总统所说,两国全方位战略协作建立在坚如磐石的互信基础上,不针对第三方,也不会受到外部的干扰和破坏。明年,双方将共同办好中俄科技创新年、纪念二战胜利暨联合国成立75周年等重要活动,加强战略协作,促进利益融通,深化传统友谊,为促进两国发展振兴和世界繁荣稳定作出更大贡献。(央视记者 申杨 毕磊)

帮助寻亲的过程中,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了解到另外一个寻亲团队找到了杨女士的婆家人,但婆家不愿接受杨女士。于是团队寄望于找到杨女士的娘家人。

12月18日5点30分,深圳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的易雄等几个志愿者早早来到宝安区的一条巷子,巷子里的水泥空地上住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大姐。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两天前通过快手帮她找到了家人,今天将安排她与家人团聚。为了避免大姐私自离开,志愿者们早早就守护在附近。

据了解,因多年失联,家人以为她已不在人世,户口也被注销了。

深圳爱心飞翔寻亲救助团队的负责人易雄在自己的直播间和老铁们分享自己的心情:“非常激动,真替他们高兴。关注这位河南大姐很久了,今天把她交给家人,送上回家的路,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但随后家人们劝她坐车回家时,她又惶恐不安起来,蹲向角落,双手捂着耳朵默不作声。家人们用家乡话进行劝说,志愿者们则帮忙联络回家的车辆。

据爱心飞翔寻亲团队负责人老易介绍,2016年,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在深圳街头发现了流浪为生的杨大姐,当时她对救助人员很抵触。但团队不时对她提供衣食救助,杨大姐渐渐信任了救助团队。据杨大姐自己介绍,她是几年前从东莞过来的,桥洞下、街道旁都曾是她的栖身之地。团队试图帮他寻找亲人,但杨大姐没有身份证,除了一个模糊的姓名和“1973”的出生年,再也提供不出更多信息。团队给杨大姐拍了照片上传到失踪人口系统中,也没能比对成功,寻亲陷入僵局。

“看到他认出家人,与家人拥抱,那一刻我心都飞了。”志愿者“高压哥”(ID:291953003)关掉自己的直播间,也踏上了自己的回家路。“我们这些志愿者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只是在有人需要救助时才组织起来一起行动。”

进入社会后他一直尽自己所能做一些志愿救助,并在2017年他创办了这个志愿救助团队,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帮助流浪者回家,把陌生人的温暖传递下去。后来团队成员们陆续接触到快手,有成员就尝试着用快手反式寻亲,“大海捞针一般,看会不会真的有老铁在意和帮忙”,没想到效果奇好。于是易雄和团队其他志愿者也把救助寻亲视频同步在快手上,希望能借助快手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老铁们帮助流浪者找到家。

今年快手端新增100例成功寻亲案例

据团队负责人易雄介绍,今年以来,深圳爱心飞翔团队已通过快手成功寻亲超过100例,并新带动线上线下2000多名爱心人士参与到寻亲救助中来。

发布视频让杨大姐与家人团聚的“光头哥”是爱心飞翔救助团队的一员。光头哥本名周人辉,据他介绍,小时候家里穷,自己带着两个弟弟长大,成长过程中得到很多陌生人的帮助。长大后的周人辉希望把爱心传递下去。虽然找人的过程很辛苦,但看到流浪者和家人团聚的那种收获感,会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据悉,这些救助寻亲志愿者们的救助行动包括逢年过节给流浪者送吃喝衣物等日用品,也包括平常不定期的探望。更包括发布快手视频,让可能认识他们的老铁有幸看到并提供线索。

目前杨大姐已安全回家,“一开始大姐不愿上车,我们和她说坐车是去买吃的买衣服,这才把她哄上了车。到家后大姐精神状态比在深圳好多了,但还不太清醒。之后我打算在家好好陪陪大姐,让她情绪稳定下来。”杨妹妹说。

流浪大姐说不清“我是谁” 拍进快手意外遇到妹妹

12月16日,团队志愿者周人辉(快手昵称:“光头哥(努力中)”;快手ID:720409188)在快手发布了一段杨大姐的视频,希望杨大姐的家人能够看到,老铁们纷纷点赞支持。

志愿者们告诉杨大姐家人,以往也有过这样的案例,后续要通过心理治疗以及家人的爱与呵护,才能让杨女士慢慢恢复。下午5点左右,历经5个小时的劝说,杨大姐终于在家人的簇拥下坐上了回家的车。

杨妹妹说,“我姐姐二十几岁离开河南老家到东莞打工。早些年通讯不便,2003年往家打过电话,后来号码换了,断了联系,就再也没联系上”。

说实话,直播认亲过程是让人期待又揪心的过程,尤其是流浪者和家人之间的拉锯战,流浪者那种见到家人后的疑惑、惶恐、胆怯、惊喜,而后又抵触、抗拒、矛盾的心理都在她阴晴不定的脸上表现出来。而志愿者从旁耐心劝说,帮忙联络车辆、给家人出主意等的点点滴滴,仿佛让人看到志愿者们曾经的付出与不易。

而当日远在厦门的杨大姐的妹妹(以下简称“杨妹妹”)刷快手时在发现页偶然看到了这条视频,杨妹妹感觉这个流浪大姐长得好眼熟,眉眼很像自己,“是不是失踪的姐姐?”杨妹妹心头一紧,立刻给发布该视频的“光头哥”发快手私信,询问具体信息。对照了失踪时间、失踪地点和胎记后,杨大姐的妹妹基本确认了流浪者就是自己失踪17年的姐姐。随后,杨大姐的妹妹和父亲、弟弟一起赶往深圳。这才有了上述直播中的认亲一幕。

12月18日上午11:50,志愿者带着杨大姐的父亲、妹妹和弟弟匆匆赶到现场。刚一见面,杨大姐对三个泪流满面的家人充满疑惑,这时妹妹上前,拿出家里的合影照片给大姐一一辨认,“这是你妹妹,就是我啊,这是爸爸,就是他。”妹妹指向爸爸,见大姐还是疑惑,小妹又给大姐看自己手机里拍下的老家人和事物,试图唤醒大姐的记忆。大姐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又顺着小妹的指示看了一眼面前高高大大的弟弟,突然露出满是疼爱的笑容。妹妹说,姐姐离家时,弟弟才几岁,现在弟弟已经大学毕业了,可姐姐还是认出了弟弟。

爱心飞翔救助团队的志愿者们大多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业余时间帮助流浪者寻亲。团队的创办人易雄本职工作是一家工厂的普通工人,7岁那年因为独自乘坐大巴坐错方向意外走失,几天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平安回家,这段经历既让他感受到流浪的无助,又让他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温暖。